最新旅游路线

乌孙古道_户外

作者 admin666 发布时间 2019-11-14 21:33

 

没接触户外之前,喜欢推着行李箱出去,待在陌生的城市走街串巷。不知何时厌倦繁华都市,背起登山包,去看不曾看过的风景,走不曾走过的路。

短线走多想尝试长线,当时计划新疆乌孙古道与四川贡嘎山二选一,后觉得乌孙古道比较适合,线路有峡谷穿越+翻越天山+高海拔徒步+溜索渡河+涉水渡河,重点只需要翻穿两座达坂,难道不大,适合我这种菜鸟级。

近年户外事故频繁,在寻找组织格外谨慎,户外平台看了不少始终没有适合的。突然想到一对神雕侠侣,他们2017年走熬太,2018年走狼塔C+V,或许2019年有可能走乌孙呢?…………此处略过一万字,反正有了后面的行程。

走高海拔考虑过高反问题,后面想最高海拔不超4000,问题应该不大。装备基本齐全,入手登山鞋+黑冰G1000 ,外加一些厚衣服即可,一直没觉得自己买了什么,事后敲打计算机:差点一口气就背过去。户外是条不归路,准备入坑的驴友需谨慎,不然家里人真会以为你在吸毒的。

装备篇:

食物篇:

临出发前两晚才准备食物,朋友看了说句:你这是郊游,不是爬山。我瞄了眼地上那堆零食:花生,桂圆,鸡爪……呃,还有两个蜜柚,好像她说得对。真正的驴友,装备与食物直接用克来衡量;还好,我是轻装上阵,结果后面还是被多位队友说:你这轻装硬是走出重装的感觉。

线路篇:

黑英山山口-阿克布拉克达坂-天堂湖-科克苏河-包扎墩达坂-琼库什台

(以上图片来源网络,大概是这样的行程,由于反穿请从右边往左看)

小分队人物介绍:

却步

一起走过N次山,责任心很强,总感觉这哥内心住着一位“宋小宝”,够逗。

(应这哥的要求不露脸,可能怕高利贷追债)

欢欢

一起走过N次山,东北的女孩,为人很好。

无的矢

简称的哥,性格很好。驼包6天装的东西基本是我主场,很多时候都会迁就我,真的非常感谢他。

本姑娘(某婷)二货一枚

领队介绍:

豆浆

隆重介绍我们帅气可爱的豆浆哥哥,户外经验非常丰富,新疆顶级的线路估计走了不少,一双大长腿走一步我们跨三步,185的身高体能超级好,尽管看起来一脸严肃,但为人真的很好。做事非常有责任心,随时随地提醒大家注意保暖失温等问题。听说走狼塔没有30也有20回,下次有机会真要喝一杯。

走四方

一路上高歌伴随着我们,还经常帮大家拍照, 还分享新疆特产给我们品尝,很好吃。记得当时问他为什么不叫走八方,他说:四方足够,八方太多。也是,知足足以。

芝麻

6天行程前前后后没见过几次面,但在过河时小心翼翼与豆浆一起护着大家过河,必须点赞。

9月27日启程

广州-乌鲁木齐 直飞至少3000+,确认过是劳资负担不起,选择转机:广州-重庆-乌鲁木齐。

28日凌晨到达重庆江北机场

睡不着在旁边玩手机,抬头看到这对席地而卧的情侣,不知道为什么脑海突然顿出“苦命鸳鸯”
这一词。

重庆江北机场转乌鲁木齐行李托运出现戏剧一幕。广州飞重庆行李托运没超重,到转场乌鲁木齐告知行李超重5斤,待我把溯溪鞋拿出来时说可以了。What???湖北枣阳一中?我的溯溪鞋有5斤重,太不可思议了吧……不过没有时间问为什么了,我的航班快起飞了,此时的我还没有过安检……无法想象一整晚待在江北机场的我,如果还赶不上飞机,估计我会敲晕我自己;最终在摆渡车准备关门那一刻滚上了车。

9月28日
乌鲁木齐-库车

不得不说,乌鲁木齐打车真便宜,不得不说,没有身份证在乌鲁木齐,真的寸步难行,不得不说,新疆的哈密瓜与葡萄,真的很便宜……

在大巴扎转了圈,吃了餐抓饭,啃了条冰棍,晚上火车直达库车,真正启动新疆徒步之旅……

满眼过去全是登山包,这才是真正的“包厢”,一车驴……友。

集合地点:库车。

领队豆浆已在此“恭候多时”,当时给我第一感觉:这人好黑好高好酷……

9月29日 D1 黑英山山口

进山小插曲,路上大巴车故障两次,出来玩大家比较随性,所以也没有太在意。反倒是司机一直碎碎念念……我就在一旁跳呀拍呀,后面还开了一个家乡蜜柚分给大家品尝,从此得了一个绰号:广西蜜柚姐

进山前的准备

出奇的好天气,蓝天白云,大家都在整理装备,看着一帮大神顿时压力山大,只希望不要走在最后就行,当豆浆介绍收尾领队时我还特意多瞄几眼,走不动到时要抱“大腿”呀。但估计也没有人拖得动我

乌孙古道的特色:过河 过河 过河
过到怀疑人生的河……之前看大群里有人讨论说买防水袜,我也不知道是否真的有作用,当时也在考虑要不要买,后面想想过河道,多则30道,少则20道,还不算小河流,不可能不湿脚,干脆不买。

黑英山进口处

徒步不到5分钟,就到了第一道河道,脚刚碰到河水情不自禁缩回去,河水冰冷刺骨,看着一拔又一拔人淌过去,双脚还是不敢踩下去,实在冰冷至极。但看着却步欢欢已经走过去了,咬咬牙皱皱眉就趟过去。旁边有一女生尖叫不断,那滋味估计难忘……

刚开始还会数着第几道,也会跟人讨论过了几道,到后面看着没完没了的河道,数着数着就忘记了,再到后面大家默默的走路都不吭声。一路淌水逆流而上,从第一道的犹豫到后面不假思索,原来这就是成长的过程。

第一天全程过河,所以不用换上登山鞋。由于大巴车故障原因担误时间有2小时左右,所以大家一直马不停蹄赶路,同时也觉得自己太幸运了,徒步爬山忌穿新鞋,我的溯溪鞋与登山鞋全是新买,都是第一次穿,还好没磨脚。

沿途随拍

第一天除了一直过河让人记忆深刻,景色,真的没有什么风景,一首“凉凉”送到自己……

晚上满天繁星,可惜手机拍摄不出效果,只能存记脑海。

队友拍摄

9月30日D2

早餐是简单的燕麦+豆浆+坚果。第一天觉得好好喝,但从第三天开始说:回去最少一个月都不碰这些东西,吃得我好腻。

9点拔营,早上行程一路缓升上爬,马帮残踏过的痕迹清晰而见,一路随着马道走是不会迷路。

中午在一片树林中休息吃午餐,刚坐下不久,前一刻还是艳阳高照,下一刻天气骤变刮起风来,起风不久后雨点直接洒下来,没多久就听到拍拍拍的响声,定神一看原来是小冰雹,慢慢变成花生粒大小。难怪别人常说:山里天气变化无常,永远不要小瞧任何小细节的变化。

披着雨衣队伍继续前行,其中有一段路是在河谷上面行走,路状非常狭窄,本来就是坑哇的泥路,在雨水的浸泡下,马儿的残踏下,更加崎岖难行并湿滑。有一道分叉口,豆浆领队要求大家往上面的路通过,结果有一个队友可能想绕直径,看到豆浆走下面就跟着过去,结果差点滑到下面河流,当时我的心是直接提到嗓门口了,妈呀,这太刺激了……有点受不了。

下午的行程一直行走在乱石滩上,毛毛细雨一直没消停。由于自己懒没拿出手套和添加衣服,双手冰凉一直放在里面紧握着雨衣,根本不敢露在外面被冷风吹到,否则就是刺骨的冷痛。午餐过后一直没遇上却步欢欢,他俩是重装,估计后续那段乱石滩的爬坡也挺要人命的,期间遇到一次的哥,分开后也一直没遇上,直到营地才碰到他们仨,我先到的营地,转了一圈之后觉得哪里比较平坦就占位置,没考虑到我选的营地把我们仨处于三国鼎立的形状,一人一角一边,对于我与的哥来说根本不方便,因为我俩是搭伙人,结果就是两边跑了。

在营地搭帐篷的时候看到豆浆下去接人,并帮人背包上来,跟过一些商业的领队,他才不管您们咧;所以感觉豆浆为人还是不错的。

刚扎好帐篷就下起鹅毛小雪,又看到雪山在不远处兴奋到爬去半山腰一直拍视频,一直没注意到的哥在下面等我准备晚餐的事情,实在不好意思。

我们的营地

10月1日 D3 翻越阿克布拉克达坂(3860米)下至天堂湖

同样9点拔营,一开始就爬升,我从 前队到中队。没办法,每次爬升见坡死的,走得动算不错了。

一路爬升都在自言自语,每次停下来时抬头望着前面一望无际的雪山,想想自己干吗来受虐。

爬升越高,积雪越厚,终于要用上雪套。

一开始不想带上墨镜觉得碍眼,直到后面眼睛实在受不了白雪的反光,不情愿带上装酷的墨镜。我与欢欢基本是走10步休5步,其实每次挪开脚都会给自己定小目标,比如到前面某个点才能停下,但往往坚持不到目的地就败下来,实在抬不起脚。

连滚带爬上到达坂,双腿又酸痛又软,一屁股坐下还没定下神来就听到不远处有人说:快看,有云海。抬头眺看远处,果然在群山中间有一抹蓝定格在那里,并且群山半腰有浮云围绕,无奈没文化,只能卧槽说句:好美。

后面欢欢叫过去拍照,此刻的我就算地上有钱都不想起来捡,直接说了句你们拍吧到时候我盗图把我自己P上去,结果不到三秒我就屁颠屁颠跑过去了。

[size=18.6667px]豆浆提醒大家穿上冰爪,我拿出来看了半天,自言自语说了句:这个怎么带。突然就听到旁边有两声叹气,然后看到豆浆蹲下来教如何穿上冰爪。他那大嗓门说是教,怎么听起来都像在训人。

紧接是下坡,看着眼前的斜坡,瞬间感觉刚刚的上坡是小儿科,这里才是致命的。旁边的积雪很厚,但是路中间比较滑,走的过程还要躲避马帮,还要注意前后队友的距离,旁边又是接近70到80度的崖坡,如果不小心随时滚下去都有可能,估计是神经崩着太紧,没走几步已经疲倦,并且双脚一直在打滑。他们有教如何运用冰爪,其实是自己完全放不开,主要也是不完全相信冰爪。看着欢欢蹭蹭蹭就走下去了,那羡慕。。。。

漫长的下降,终于看到传说中的天堂湖一小角,想到一词:犹抱琵琶半遮面。

[size=18.6667px]动物的骸骨

网红打卡点-老虎口

队友说今晚在天堂湖对面扎营,我以为会很近,结果整整走了2小时才到营地。

天堂湖

天山之畔,山水依然。 [size=18.6667px]今天[size=18.6667px]10[size=18.6667px]月[size=18.6667px]1[size=18.6667px]日,刚好是伟大的祖国[size=18.6667px]70[size=18.6667px]周年。

考虑明天的体力,晚餐硬让自己啃了几块肉吃了大半碗米饭。

10月2日 D4天堂湖到索道营地

小小的帐篷亮起灯光,在这大山深处,许了些人间烟气,看着灯光给我内心也带来了丝丝的暖意。

半夜醒来总感觉哪里不对劲,脸是冰冰的,睡袋也是凉凉的,爬起来瞄一眼差点没尖叫,帐篷一边被压倒,揉揉眼睛定神看一眼原来是雪,大雪压着睡袋难怪冰凉的。怕吵到别人不敢大幅度整理,清理了一下看到差不多就想继续睡,结果一夜无眠,早上6点多起来就在那拍打积雪,半夜时没处理帐篷顶上的积雪,早上起来感觉帐篷的杆子都被压变形,狼狈爬出帐篷,还没说话就被眼前的雪景震撼到,看着雪片慢悠悠的从天际飘落,昨天还是秋意,今晨已是冬景。

11点才拔营出发。一路从高缓降

看着慢慢变少的积雪,后面看到一些高杉树木。

今天的行程挑战非常大,需要过7道水流湍急并且及腰的河道,不想湿衣湿鞋可以选择骑马过河,价位20-30元不等。全队近46人,将近三分二的人骑马过河,而我们小分队4人,是那三分之一。

下午16点左右 我们到达第一道过河点。

我问豆浆河水是否真到腰部?他说他是到不了,你们有可能及腰。我说了句:你是显摆你腿长么。没想这娃神情自豪,下额一扬说了句:这本就是事实的事情。好吧,你赢了。我默默去换上那双5斤重的溯溪鞋。

有3道河流非常急,是豆浆与芝麻在旁边做人肉围墙保护着我们,期间的酸爽,估计只有走过的人才能体会。

过完7道河流过溜索,第一次玩这个还挺新鲜的,就是站上去的时候深怕这绳索承受不住我那体重断了我可赔不起呀,还好还好,一切是我想多了。

过了溜索之后,马上飞奔到牧民家卖饮料水果,看到水果两眼发光,虽然都是被压到烂的苹果。

等待装备过来期间一起逗着这小屁孩,双眼比星辰灿烂。后面摸了口袋有一条士力架,给他也直接拿过来剥了就吃。

装备是最后过来的,刚开始坐着感觉没什么,感觉不对劲的时候已经冷得一直打颤抖了,说话也有点哆嗦了。之前却步欢欢叫我到牧民里面烤火顺便烤干衣服,我觉得没关系就没去,所以才出现这一幕,后面上网查了下当时的身体情况,还算是比较危险了,还好没事。

晚上其他驴友在牧民家吃清煮羊肉100元/人,管饱,后面听说由于人员较少好像也A多一些吧,没注意听。

抬头看到满眼繁星,其实连续几晚星空都很美,银河都能清晰而见,可惜手机拍不出效果。

啃着瓜子数着星星的同时内心默念着:今天第4天还有2天结束,第一天时就在想我能坚持下来吗?事实证明:我是可以的。还是早点休息,明天还有一场硬战,穿越琼达坂。

10月3日 D5 经阔克苏河翻越琼达坂

同样9点拔营,今天要爬升1600+,知道自己肯定会走最尾,所以我打算在后面拍拍照,慢慢走。

从小木屋出发,继续沿逆流而上,其实今天的风景才是我的菜,湛蓝无比的河流,满眼过去五色泼山,分层渲染着山谷每一处。

[size=18.6667px]科克苏河

小分队4人难得一起同行了一上午,之前几天基本各走各的,我跟欢欢体能差不多,而却步需要等着欢欢,所以我们仨还能经常走在一起,的哥是大神,经常走着走着不见踪影。户外徒步切记按自己的节奏,别盲目追赶别人的步伐,否则累得是自己。

刚开始还能见到领队豆浆,有事没事调侃两句,说他是超人也会累,没想到他说:累呀,马都会累,我是人怎么可能不累。打那之后一直没见过人影。

随着海拔的不断上升,树木已不见了踪影,在半山腰休整时,喝了碗奶茶,坐在草地上吹着微风,眺望远处的雪山,人生莫过如何了。

这里是深山草原,有不少的牛羊点缀在河谷间,草原上。

下午全程跟欢欢俩人互相打气慢慢挪上去,却步与的哥先到一步营地。每次转角位我都祈祷是营地,但每次都失望,到傍晚6点到才走到营地,第一件事:直接躺下不想动了。今晚营地海拔3000+,不得不说真***冷,赶紧起来搭帐篷换衣服。

10月4日 D6特克斯县琼库什台

同样9点拔营,今天需要徒步25公里,可能是最后一天,感觉全身冲满力量想一直往前冲。

路途会经过一处“沼泽地”,坑坑洼洼的不好走,稍不注意很容易扭到脚。一路走下来有很多竖起来的钢管,一个连接着一个,我猜会不会是路标的标志呢?

中午休息快一小时才看到却步欢欢他俩,他们吃路餐同时我已经出发,后面的哥追上后一直走在最前面,无论我怎么追赶,永远只看到背包那一点点颜色在前面飘移着,下午的路程基本是自己走,前不见队后不着尾的,只能随着马道一路走下来。

从昨天一路金色草甸到今天的绿色农场,其实景色真的很怡人,特别是经过林场时,虽然没有春天的五彩斑斓,没有夏天茂盛异常的绿树,没有冬天纷纷扬扬的雪花,但这秋光叠叠复重重,显得远处雪山别是一番姿色。

从农场出来后穿入树林时除了自己没有其他人当时还真挺害怕的,天马上要黑下来,就想是否原地等待他们,况且看这路不是很明显,走错了怎么办?后面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想着走就是了,追赶了一段路,就看到前队隐隐约约有背包颜色在移动,凭着方向,随着马道,终于走出来了。在下午5点45分左右到达终点——琼库什台村。

进入村庄,看着村民骡马穿行,夕阳下生活显得安逸温馨。

历经夏天步入冬天,有风有雨有冰雹,淌过河流,踏过雪山,迈过草原,踩过沼泽,经乱石与泥路;我们都是幸运儿。

全队大合照(豆浆摄于天堂湖边)

( 本文作者 : 某婷-W )

我们早你们一周,全程阳光高照,不过也缺少了些景色上的变化

发表于:2019-11-13 20:14


我们到天堂湖是当晚下的雪,第五天是在达坂上3200海拔左右露营的,北面没雪。
发自8264手机版 m.8264.com

发表于:2019-11-12 22:37


我们晚你们三天,景色却不一样。我们到达天堂湖时,只有达坂才有雪。湖边的雪早已化了。最后一个营地,你们 ...

我们晚你们三天,景色却不一样。我们到达天堂湖时,只有达坂才有雪。湖边的雪早已化了。最后一个营地,你们是在达坂这边扎营的吧,次日才翻琼达坂?就是最后一天翻的达坂并走到村庄。

发表于:2019-11-12 19:45